radio.mycentre.org

性虐————玩不起的游戏

报导:莫咏焮

一名本地执业律师杜韩念,在脸书经营的《读者来函——你的文章你的故事》深受民众关注。两年以来吸引不少人的投稿文章,开放平台让读者分享他们的生活烦恼,而内容多数都落在两性关系。

这名律师的信箱每天都挤得满满的。但不久前的其中一封投函却特别吸引他的注意。这封信,来自一名男中学生。

匿名信函中,这位男生揭发自己的青梅竹马女生参与了字母圈(SM/又称性虐)游戏。让人忧心的是,根据这名小男生的描述,这名女子目前还是个未满16岁的未成年少女。


小说掀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字母圈或性虐游戏(Sadomasochism),大众一般口中的“SM”,是指施虐癖与受虐癖两者合成的性爱活动。

随着大众文化的“性泛滥”趋势,《格雷的五十道阴影》这本原先号称为“妈咪小本”(Mummy Porn)的色情小说三部曲,意外地在文学界掀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小说讲述一个22岁,样貌平凡的女大学生安娜,遇上一名只有28岁的英俊富豪,格雷。小说中的格雷是个性格扭曲,霸占欲旺盛以及擅长操控他人的性虐待者。

“安娜,你最好避开我,我不是适合你的男人。我的口味非常特别,你应该和我保持距离。”安娜回了一句,“不要离开我”,还自愿签下为期3个月无条件作性奴隶的合约。

这个被社会视为禁区,也颠覆以往想象的性爱方式,让安娜从此乐此不疲。

所谓的SM,S指的是施虐M则是受虐,这两个英文字母是由两位虐恋的作家:法国人萨德(Sade)和奥地利人马索克(Masoch)两人名字首字而来的。

新闻案例:

匿名中学生向杜韩念投稿,关于他的青梅竹马参与性虐恋活动的全文被发布在其中一篇《读者来函——你的文章你的故事》。(杜韩念脸书截图)


未成年少女接触性虐游戏

近日,习惯隐身的性虐游戏群体无意中在脸书上被刷了存在感。以下为律师,杜韩念的脸书粉丝专页所收到的匿名读者来函。

“曾经,我有一位青梅竹马,从小就与我感情不错,并且经常玩在一起。但由于她的成绩优异,在上中学的时候她就入了当地的名校,与我从此分道扬镳,不再有交集。最近的时候,我偶然在双方父母出来超市采购的时候,相互碰了面。一切就仿佛回到了从前般,我们虽然只是聊了几句,但都彼此都很开心,甚至也交换了各自的联系方式,回家后就借着网络像过去一样聊了起来。

起初,我们的聊天很平常,直到我们彼此都聊得很开心的时候,她冷不防就给我这里发来了她的裸照,一瞬间把我给震撼住了。她对我说,这是给我的奖励。”

介绍同学加入推特群组

在这里,我们称这匿名男生为B,女生为A。B向杜律师透露自己对A发裸照给他的行为感到不妥当,因为印象中的A与现实中表现出的行为很不一样,于是他继续与A保持联系。

不久后,A介绍他加入推特社交平台里的字母圈群组,里面充满各种性虐的图像和视频片段。B因未曾见识过这种性爱活动,为此感到非常震惊,继续写道:

“我的青梅竹马告诉我,自己涉入了这圈子已经有3年了,但只接受过4名主人透过网络的视频调教,所以需要找个近在咫尺的男生给她破处,她才能继续完成她主人安排给她,难度更大的任务;2年前她还只是一个12岁的小学生啊! ”

“不断有许多学生自愿献身当那些性奴。”

“圈内人”发文劝未成年人止步

讨论BDSM行为时,常用的字眼都有将它贬称为变态的可能性。以往科学家称性虐游戏为“Para philia”,而希腊文中的“para”意思正是“超过”或是“逾越常轨”。

所以长久以来,性虐游戏最让人争议的话题在于同意与强迫之间,如何区分是不是病态。

除了在推特,社交媒体如脸书,Instagram和微信都有活跃的性虐游戏账号。各个圈子都不一样,有的门槛很低,管理人并不会理会你是否已成年。也有的门槛很高,会设下门规和直拒未成年人。据观察,这是因为进字母圈要付出的代价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记者也发现,不少来自“圈内”的人,会发文劝说未成年人不要进字母圈。由于发文者本身是性虐游戏参与者,值得视为借镜。

根据这些劝说着的观点,他们认为未成年孩子好奇心大于热爱,容易将性虐游戏误当成是自己迷恋的活动,但其实只是出于好奇心而想要接触它。

另外,他们也提到“圈内”很复杂,以诱惑的方式,达成让异性跟自己性交的目的。

未成年参与性虐游戏属强暴

拥有17年执业经验的民事律师杜韩念引用马来西亚《2017年儿童性侵罪法令》,“在法律上,未成年人是不能‘自愿’进行性行为的。即使她是自愿的,在法律的定义上还是属于被强暴。”

也就是说不管A女生是自愿或是被迫参与性虐游戏,与她发生性行为的施虐者都是有罪的。这是因为未成年人的身心发育尚未健全,对于性的认知为足够成熟,法律必须对他们施予保护。

根据以上法律阐明,无论加害者是否有在肢体上侵犯儿童,也足以构成性侵儿童罪第15条文便提及,即使加害者只是在儿童面前做出与性爱相关活动或是与儿童一起观看性爱影片,都可被判坐牢不超过10年或罚款不超过两万令吉。

“这女生参与了这个活动,当然我们可以谴责她,但不要忘了,她是未成年。在法律甚至在道德的角度,她是一个受害者。所以我们谴责受害者,是于事无补的。”

杜韩念提到,儿童遭性侵的问题很多时候都被扫进地毯里,因为受害者的家人认为丢脸,或是不希望孩子受到二度伤害。正因为如此,他认为预防更胜于事后谴责任何一方。

“性教育,真的不能再等。我们要勇敢大胆地开启这个话题。在亚洲人的环境里,性这方面课题还是一个禁忌。但是你不谈,不代表它不会发生。要小小就告诉孩子,你的身体是你的殿堂,什么人都不能碰,即使是爸爸。”

尽管性虐游戏是两人激情的一种相处模式,然而因为科技的发达,网络已逐渐造就了不少恋童癖的犯罪温床。也许不能再认为网络与现实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因为那里正是不少未成年遭性侵的犯罪现场。

新闻案例:

诗华日报,20201105

从这则新闻中可看出,不单是女性成为性虐对象,男性也成为了受害者。“性虐”不单是造成了身体上的损伤,同时也带给被害者巨大的心理伤害。上述的男事主在案发后情绪低落、焦虑、失眠,至今仍不敢面对加害者。

结语:

无论自愿与否,“性虐”是对性对象施以心灵或肉体上的虐待而从中得到变态心理的快慰。

网络上又或是现实生活中经历的这些事父母很难再去扮演守护孩子的角色,我们没办法告诉他们,只能在这个安全的范围内上网;与其想着如何防范,倒不如教孩子怎么辨别讯息。要达到预防效果,需营造开放式的性教育空间,不再把问题扫进地毯,从家庭教育开始做起。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20200918)

版权所有,青春俱乐部
Copyright ©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同意请勿任意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