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mycentre.org

阅读青春 > 幸福小天地 > 当老婆离家出走

当老婆离家出走

老婆不见啦 vs 蛋饼?岂能难倒我

星期天睡到自然醒,身旁空空凉凉的,屋里静悄悄的,我就直觉大事不妙,待我屋里屋外上上下下巡视一回,确定老婆的确不在,突然想起前一晚莫名其妙吵了一架,她红着眼眶、咬着牙警告:「明天你们就知道!」我还胡里胡涂睡我的大头觉,不当一回事。现在才发现事态严重──老婆离家出走了。

「爸爸,肚子好饿。」儿子已经发出第五次通牒,我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报纸上的两行大字。儿子也彷彿感受到一股低压、暗流在屋内流窜,失去了平日小猴儿似的活蹦乱跳。

「我不喝牛奶,我要吃蛋饼。」好吧!大丈夫何患无妻,冰箱有现成的材料;区区一个蛋饼,是难不倒我的,我开始打蛋。

「蛋不要打散啦,直接打到锅子里。」「不是用这个锅子,是用那个平的。」「火开太大了……太小了……啊!火熄了……」在儿子大呼小叫的「指导」之下,一个焦了一面的蛋饼出炉了。儿子意思意思吃下了半个。

老婆的行动电话关机。当然囉,离家出走还让人轻易找到,那就太逊了。儿子开始玩电动玩具,玩计算机,玩具丢了一地,任我喊破喉咙,也不见他起身收拾。

「╳╳╳,不要再玩电动了,我数到三,来把玩具收好,不然全部都丢掉!」

儿子一副老神在在继续玩,我火大了,「一、二、三」数完三,起身顺手拿下他手上的电玩,拿起垃圾袋……儿子惊惧于我的说到做到,泪汪汪地告诉我:「妈妈都没有数这么快。」

儿子好烦喔

洗衣? 规矩一大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浴室里洗衣篮的衣物,干脆拿出来洗洗;老婆回家时,也能讨她欢心吧。

「妈妈说袜子不能放进去」、「内裤要用手洗啦」、「洗衣精只要半瓶盖」(真的假的?)……洗个衣服全是妈妈的模式,才六岁不到的儿子,得乃母真传,比背唐诗、三字经还要熟。

「爸爸,午餐吃什么?」刚忙完才坐下,儿子又跑来问,天啊,不是才吃过半个蛋饼?好在我会蛋炒饭、荷包蛋……举凡蛋的料理,我都略懂一二。结果准备了半天,却发现忘了煮白饭,父子俩对着电视美食节目,默默分吃了一盘炒酱油蛋。

我放弃了脱水好的衣服,因为袖子、袜子、裤管纠结成一团,我分得筋疲力竭;八楼王太太来要几颗蒜头,我让她自己找;收报费的,推销杂志的,还有找错门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事呀?

儿子从:「妈妈去哪里?」「妈妈快要回来了吗?」到哭丧着脸问:「妈妈会不会回来?」「妈妈不回来怎么办?」我都不敢搭腔,生怕一开口,父子俩不小心会抱头痛哭。

谁说大丈夫何患无妻啊?我开始担心老婆不回家,会不会想不开?我要不要打个电话去岳母家、小姨子家问问?我需不需要报警?电话到底有没坏掉,大半天了,响都不响一声?唉!我没事跟老婆吵什么吵,我干嘛跟自己老婆呕气?我我……只要老婆平平安安回来,我发誓以后绝不让她伤心流泪。

七点半了,门外传来悦耳的钥匙声,我屏息以待,儿子大叫一声冲上去开门,然后像只无尾熊攀在妈妈身上。

老婆进来了,她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可是我这时的心情,肯定比结婚时快乐千万倍,急忙献殷勤,学着儿子跟在她身旁喋喋不休。
「喏!便当给你。」天底下只有老婆会在离家出走回来时,还记得帮你带个排骨饭。

我吃着人间美味的排骨饭,一边看着老婆身手利落地收拾散落一地的玩具,凌乱不堪的厨房,一边听着儿子数落我的笨拙,从不会洗衣服,到「哪有人一二三数那么快……」诉尽了他一天的委屈。

我还听见儿子压低他的大嗓门:「妳下次要记得带我去,因为爸爸做蛋饼很难吃。」

开玩笑!不会有下次了! 

版权所有,青春俱乐部
Copyright ©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同意请勿任意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