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mycentre.org

阅读青春 > 幸福小天地 > 拒做婚姻生活的法官

拒做婚姻生活的法官

法官性格

 

     在婚姻生活中,每当夫妻有口角或冲突,常常会归因於彼此个性不合。然而, 在这个性不合的分类中, 其实潜藏了“我想做法官”的倾向。若从司法的角度来看法官特性,就是公正严明、一丝不苟,丝毫没有妥协的餘地。一旦这样的特性延伸进入到婚姻生活裡, 往往会频生事端。就好比吃完饭,丈夫下了餐桌先去看电视而没有收拾碗盘时,妻子看不惯而大声斥责:“你这人也真够懒,吃完饭不会帮忙收拾一下吗?”从这描述中,表面上是夫妻彼此个性上的冲突,实际上却暗藏著价值判断、我对你错的行事準则,亦即隐隐带有“法官”的风格。婚姻生活中许多芝麻绿豆小事都可以因為夫妻的法官性格而被渲染成无可救药的风波,就好比家中马桶该谁刷、小孩的功课谁来顾、碗盘归谁洗、床边故事由谁读,任何一件事都能点燃导火线终至不可收拾。这样的法官性格, 说穿了跟我们成长的背景与环境息息相关。以我家為例,我家男性成员多,上厕所的习惯是不需要把马桶盖放下来的。但进入婚姻后, 太太家的女性成员多, 所以在岳家的如厕习惯是必需将马桶盖放下以利后面的人使用。但在我还不明瞭这其中来龙去脉时,我曾强烈地批判我老婆為何上完厕所不将马桶盖竖起来。

 

默契的培养

 

     因此,在眾多婚姻的比喻中常以双人跳舞来表达夫妻间的良好默契。这就意味著夫妻间的相处要以培养默契為先, 而非成為彼此的法官, 动輒赏善罚恶。在过去,我曾有幸与太太一起学跳社交舞,由於男、女各有自己的舞步,进退之间在默契良好的搭档下,显得优美又能彼此传情。这段跳舞经验让我联想起婚姻生活中, 也是常常要配合著“对方一退我就一进, 对方一进我就一退”的节奏, 彼此互為帮补。 现在的我,在孩子无需每晚黏著妈妈一起洗澡、上床睡觉后,我就自动填补照顾小孩的位置。除了帮小孩洗澡外, 每晚女儿入睡前, 我都会讲床边故事给她听。最近,她听我编“野兽与美女”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太太则可以在忙碌一整天之后, 有个轻鬆休息的时间, 做些娱乐, 看个电视连续剧, 拥有自己独处的空间。这默契的培养,是经歷许多摸索与同理心方能成形。 就连用餐完毕后,我也会告知太太让我休息一会儿,等下就来收拾,免得太太一下子又看不惯,数落我一番。儘管我仍有许多地方未臻完善, 但随著默契与日俱增后, 婚姻生活中渐渐结出美好的果实。然而,夫妻默契的培养,如若更深入地探索下去,其实呼应了知名家庭治疗师伊凡·纳吉(IvanBoszormenyi-Nagy)的“公平性”(equity)概念。也就是夫妻在婚姻生活中权利的享受与义务的付出必需达成平衡, 好比双人跳舞的比喻, 一人前进就必有一人后退, 进退有据。

 

 

公平的追求

 

     婚姻生活的公平性奠基於尊重、信任与承诺,更因為夫妻彼此相爱,所以愿意為对方设身处地著想。回想起我和太太过往争执的经验, 常因為家务分担的不公、教养小孩理念的不同而有所冲突, 骨子裡的我有一种争大是大非的倾向, 完全忽略婚姻生活中权利的享受与义务的付出是否达成平衡。所以有时到其他家庭会看到一些夫妻订有家务分配表,像是先生负责倒垃圾、清洗厕所,太太则是煮饭、洗衣,而小孩的照顾则分成一、三、五由太太负责,二、四、六则由先生负责,星期日则夫妻一起陪伴小孩。家务分配表的订定, 正是公平性概念的实践。 当我愈加了解太太承受较多的义务,而少享有权利时,我开始思考若我能多照顾孩子一些时间,就能让其感受到我对她的爱。同时, 太太也不会因為家务操持过重感到自己被剥削, 进而觉得在婚姻生活中存有公平的对待。这也就是家庭治疗师伊凡?纳吉对婚姻生活的真知灼见,付出与获得(give and take)是一种平衡的过程,偏颇其一,必然製造婚姻生活的怨懟。久而久之, 夫妻任何一方自然就会无意识地扮演起法官角色, 批判对方哪裡做得不够, 全因為彼此间没有透过公平的角度来看待婚姻生活。所以,在婚姻裡要拒做法官但却要极力追求公平!

 

 

 

资料来源 :爱家杂志

以上文章由马来西亚爱家协会提供。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式擅自修改或转载(包括电子、机械、复印、录制或其他)。

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Focus on the family Malaysia

电话:03-7954 7920 传真:03-7954 7858

邮址:focus@family.org.my 网站:www.family.org.my

Facebook [focusonthefamilymalaysia] Twitter [familiesMY]

 

 

版权所有,青春俱乐部
Copyright ©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同意请勿任意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