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mycentre.org

好好哭吧! http://www.cclw.net/coach/neizaiyizi/htm/chapter02.html#2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自己都会和自己打战,有时我们会很懊悔、怨恨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这样决定?为什么要这样说?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这样了。我们常常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莫及。这是因为我们从小就常在心里和自我挣扎,等长大后就冒出来和别人打仗,,一进入婚姻中就变成夫妻彼此看不顺眼,这是我们彼此伤害的第一个来源。

自我中心的伤害

到底伤害是怎样形成的?为什么不管身边的人做什么,说些什么,我总感觉不舒服。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一个真实的个案:


我五岁的时候有一个很破烂的娃娃,是我妈妈做的,娃娃下面绑了我爸爸的衬衣,上面是用面粉袋做的头,绑上许多的毛线作成头发,很粗糙的 一个娃娃,却是我很宝贝的。有一天这个娃娃突然不见了,我就马上自我中心分别善恶,作出判断,认为一定是妈妈把它丢掉了,因我太宝贝它了,妈妈早就嫉妒, 所以把它拿去丢了;我又猜想可能是弟弟妹妹把它藏起来了;又猜可能是同学把它带走了,我一边猜,一边就恨那人。到了六岁那年,我又得到了一个新的娃娃,我非常的喜爱这个新娃娃,以致当我想起五岁的自己时会觉得好无聊,会奇怪那时怎么会这么在意呢?而且还为了那个娃娃气了好久。同时还恨好多人,仿佛每一个人都像贼一样。

今天我再回想这些事时,我明白五岁所发生的伤害是很真实的,虽然我六岁时否定了五岁的伤害,会觉得很无聊,但再回头去看时,五岁的伤害完全成立。那种对人的怀疑、怨恨、苦毒都在,且是很真实的,因着当时我没有悔改,这伤害就累积起来,积到我长大了,整个感知价值判断非常受到影响,且整个情况反应在人际关系上面。有时候人家讲一句话是开玩笑的,是无关痛痒的,可是我这个人一听却血液沸腾,甚至还可能在心中跟对方关系横切八段,不再搭理。此外,内心还有一 种很深的弃绝以致和对方在一起时就不舒服,听他说话就不顺耳。但一个转身,也搞不清他那边得罪我们,反正就是觉得很不舒服,且张力很大,因此开始要弃绝他,无法帮助他。

我们常看到这些难处在我们当中,为什么会这样呢?根据以上的例子作个解释也许较易明白。

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从小生长在一个小孩繁多的家庭,是一个长女,下有七个弟弟,五个妹妹,这样的家庭可想而知问题也一定很多,妈妈一碰到困难就选择离家出走,而爸爸就逃避到酒精里去以求暂时忘掉烦恼。这小女孩只好扛起责任代母又代父的煮饭给弟弟妹妹吃,但心中非常怨恨的母亲,经常在内心苦毒论断她,骂她会生不会养。而对父亲则认为他只顾自己的口腹,却不顾他儿女的死活,特别是小女孩几乎隔天就须去酒家、茶楼找回爸爸时,那种情景更是痛苦。爸爸常是不到烂醉就不会回家,他常烂醉到一路上便溺、吐痰,并大口的吐秽物,常边走边讲一些很难听的话,而路上很多人都认识他们〈因为那是个小地方〉,这种过程使小女孩内心受到很深的伤害因此更是苦毒论断父亲,觉得他好酒好色,更进一步小女孩认为男人都是这样,以致这种苦毒就化成小女孩一个内在誓言,很深的告诉自己:「以后长大了,绝对不要吃吃喝喝让人家瞧不起。」而这种誓言让自己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怕吃东西,以致成长的岁月中一直很瘦,瘦到很多人都怀疑小女孩有肺结核。这个反应在小女孩身上,不仅伤害她的身体,更主要是影响她的人际关系,小女孩无法跟人深交,因为当她跟人稍稍交往深一些的时候,人总会问:「你吃饱了没?」或 「你晚上吃什么?」听到这句话,她就受不了,心里面就开始厌弃那位关心她的人,甚至没办法回答对方,只有敷衍,心里只想逃,她不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这确是影响她的人际关系,使她的人际关系非常肤浅。

一直到她上了内在医治,让她知道那是因为她没有处理对爸爸的苦毒论断,在那段成长的过程中,一天又一天的在路上推着爸爸,并看到爸爸呕吐,以及路上鄙视嘲笑的眼光,也有人更戏谑我:「酒仙的女儿。」那种反复又反复、长期的伤害,使得她不断的跟自己说:「我长大了以后,绝对不要因为吃吃喝喝,而被人瞧不起。」因此当别人关心地问晚餐吃些什么时,她里面的伤害是:「别人看我是一个爱吃的人。」 因表面上她只是弃绝那个关心她的人,她不知自己为何如此,为什么她里面有一个那样的张力。

我相信在我们当中一定很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可能我们的类型不尽相同;你的难处可能是在别的方面,总有一些人的表现,甚至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让我们觉得很紧张、很厌烦。

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情况,就必须寻求帮助。我们要寻求那一位创造世界万物的创造者,求祂来帮助我们,显明那个使我们受伤的根源事件,而那常是一件件的小伤害所累积出来的,若处理过就没事,若没有处理过就会形成问题。

就好比说学电脑的人就知道一种情况,在输入的软件使用过程里面,如果这个软件曾经被输进病毒,而使用者没有找到方法把它解出来,它就会随时当机!我们的生命也是一样,伤害的记忆是存留在我们潜意识里的,是很深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靠着自己把它找出来,必须要透过比我们力量更大的创造者来帮助我们,就好象电脑本身不能自己帮自己“解毒”。透过当时的环境,也就是那个受伤的环境,让我们走回到那里去面对。比如我们看到一些人会不舒服,让我们就拿这个人当作材料来祷告:「神啊,为什么我看到这个人会不舒服呢?为什么他讲的话会使我觉得反感极深呢?为什么他的一个动作,会让我瞧不起呢?」——因这些感觉都是不对的情绪,因此我们要为此在神的面前祷告,求圣灵来带领我们, 找到那个根源的伤害事件。

http://www.xici.net/#d115856082.htm



情绪伤害怎样害我们纷争、分裂呢?

情绪伤害的存在就像内伤一样,所以我们对别人的建议、嫌弃、批评,总是过份敏感与在意,甚至往牛角尖钻,疑神疑鬼的老往坏的方面去想。结果,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自然就想要自我保护,遮盖、逃避、推诿、反击了。最遭的是被拒绝、自己的意见不被接受时,挫折感亦会触及情绪伤害,让输不起的心态又发作了,因此常会绝对化自己的理念或经验,然后坚持己见地做出强迫的行为来!

我们常常碰到别人的内伤、伤了别人的自尊、制造太多的压力,难怪让人紧张害怕。我们的「爱之深」也常把身边的人「切」得「伤之重」了!我们常认为因为要为对方好,所以就以自己的方式,对对方比较软弱的缺点上大力批评,甚至还加上所谓的“激将法”,希望对方有所改变。孰不知我们“爱的方法”常常就可能就对别人造成许多无形的伤害。

基督徒比非基督徒更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强迫行为,因为爱上帝、要讨上帝的欢心,自然很容易把信仰的理念或经验绝对化。既然是绝对的,当然不能打折、妥协,甚至想要替天行道,能不坚持到底吗?这种情况,愈是爱上帝、爱教会的信徒愈容易发生。若两人的看法、信念不同,再加上情绪伤害发作起来,就只有分道扬镳、各走各的独木桥或阳关道了,否则就必纷争以致分裂、甚至互相迫害了。想想看,教派不也是这样造成的吗?连神学家都中了魔鬼这个诡计了,还能怪罪谁呢?



怎样走出情绪的伤害?
  1. 发现并肯定那些伤害我的,正是出于「爱之深、责之切」的心态,所以心中释然,再也没有一丝的不满或埋怨。事实上还满同情他们,因为他们的情绪伤害比我的还严重才会这样啊!饶恕人的就是释放自己,不是吗?这是秘诀!
  2. 过去我太在意别人、要得人的肯定,既然知道是因为自卑感作祟,为何还要再中计呢?恩赐既是从上帝而来,人的批评又不一定准,何况他也无权批评,何必在意呢?事实上该在意的是上帝对我的批评,所以应当自省,是否尽心尽力了呢?如果是,即使失败,上帝也会谅解啊!从此,我不比较不会再患得患失了!
  3. 我们都是上帝无条件接纳的罪人(耶稣的解释是属灵的病人,都需要属灵的医生),这样我们岂不是应当互相体贴、接纳、帮助,像病人同病相怜一样?耶稣说,「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约翰福音九2、3)我们爱心的作为岂不就是上帝的作为么?换句话说,我们要学习主耶稣的柔和谦卑,互相接纳,不是彼此批评、论断;既然如此,岂不应当先接纳自己吗?上帝已经接纳我了!
  4. 虽然我可能失败、人的意思可能是恶的,但圣经告诉我们,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既然如此,危机就不一定会致命,相反的可能是转机。所以,要学着把它交给上帝、并顺服祂的旨意:不要再像个情绪伤害的人、想要掌控一切。只有这样,才能像父母在家的子女一样,百无忧虑了。而这正是情绪伤害者最需要也是最难学的信心的功课啊!


小结:

爱得越深,伤害越大?摆脱情绪伤害的阴影,让爱——没有伤害。

为什么相爱的人却常常彼此伤害?为什么差生要自弃,优生也会自杀?为什么强壮的人,身体也会“兵败如山倒”?因为,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患有一种“情绪伤害”的心理病。情绪伤害的种种现象与根源,常让人感到有无形压力,只要能走出情绪伤害的漩涡,我们就能活得自信而有光彩。生命有限,如果你不警醒,健康会失去,爱也会溜走。学习从情绪伤害的捆绑中走出来,让爱恢复为一种栽培的力量,向上提升的力量!

版权所有,青春俱乐部
Copyright © 200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同意请勿任意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