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mycentre.org

父母的恩情,我们到底知道多少呢?从小到大,许多青少年朋友总觉得父母理应照料我们我们的起居饮食,因为没办法,谁叫他们要把我生出来。他们就应该要尽他们的责任,把我们照顾好。我们从小到大由奶粉到上学用的文具、补习费、每天三餐甚至是过年过节红包利是、与朋友游乐的交际费等,他们都要负责到底。请问这也是你的心声吗?

就算这真是我们的心声,父母们还是无怨无悔的为我们付出,当我们遇到任何的困难,挫折的时候,他们总是义不容辞、赴汤蹈火的为我们扑上前去解决我们的问题。如果现在角色互换的话,我们会为他们这样义无反顾吗?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网络上流传一些网友们对父母恩情的表达。


父母的养育重如泰山,不是以言谢就行了。

母亲十月怀胎,父母担惊受怕。你可知——他们小心护着母亲的身体,营养全面,休养身心;为的是让你在宫内健康成长。

第一次哭声响彻云霄时,你便来到了这人世间。你可知——“不痛不生,不痛不死”的道理,母亲是抱着可能牺牲自己的精神生下了你。接着父亲精心照料,母亲将营养的精华转化为甘甜的乳汁喂养着你。儿含乳啼,母亲乳痛也不取之。你睡了,父母看着;你醒了,父母还是看着。就这样无休止的不眠,一天又一天。冷了,给你加衣服;热了,给你摇蒲扇。病了,着急送你去医院,不管花多少钱,也在所不惜;你笑他们就笑,你哭他们就哭。你由不会发音,也会喊爸爸妈妈了;你由不会运动,也会爬行走路了;你由不知外面,直到会感知世界了。尽管父母身心疲惫,人老珠黄,但是他们看着你的成长,笑得好开心。

你上学了,家里的开支更大了。你可知父母为了你,不得不背上行囊,踏上了他乡之路,穿梭于三点一线之间,忙碌于上班。他们看着别人家人团聚的时候,心里有多酸吗。电话的那头问候总是说自己很好,要你生活阳光些。其实他们在异地满是苦,满是牵挂呀!即使父母在身边上班,他们也是去也匆匆,来也匆匆。

人不病倒,就永远停不下忙碌的脚步。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你时,也不忘教育你。当你欺负弱小时,父母教育你要与他人和谐共处,当你有困难,别人才会乐于帮助你。当你残忍杀害动物时,父母连忙制止你,教育你要心地善良。当你与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时,父母苦口婆心,为人要走正道,因邪恶者最终没有好下场。当你考试成功时,父母千叮咛万嘱咐,“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当你猥琐前行的路时,父母鼓励你,“孩子,不要怕!风雨之后是彩虹。只要你的路是正确的,我们永远支持你!”当你生活奢侈时,父母警告你,浪费财物是谋财害命;还是发扬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


当你正从商店拿出一大包零食时,你想到了父母在家吃你不喜欢的饭菜吗?当你面对骄阳,毫不吝啬出钱坐车回家时,你想到了父母正步行回家,连瓶水都舍不得买吗?当你从超市提着一件件你的新衣服时,你想到了身穿旧衣多年的父母吗?当你开开心心娱乐时,你想到了需要休息的父母吗?

“羔羊有跪乳之情,乌鸦有反哺之意。”古有卧冰求鲤,来回报父母。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自己也感到汗颜,因为我也是前几年才知道父母的生日,才体会到父母头上的每一根白发所承载的劳累和沧桑。才感受到手里每一分钱的重量,才郑重的在日记的首页上写下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一次班会上,李老师的一句话:“父母辛苦知多少”,让我的心陷入了深思……

这些天,心里一直在回忆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总想拿起电话,告诉她女儿很爱她,每当自己想到这儿的时候,泪水就会情不自禁地流出来,总感觉到欠父母的太多太多,总感觉到说出这名话会让自己更加内疚和自责,可是不说的话,压抑在心里会使我再加难受。 虽然读了中专,不见得我们就是大人了,也不能证明我们就成熟了,其实我们还是很幼稚,还根本体会不到那身上穿的是什么,吃得是什么?那仅仅就是衣服和佳肴吗?

在我们的一生中,父母的关心和爱护是最博大最无私的,父母的养育之恩是永远诉说不完的,吮吸着母亲的乳汁离开襁褓,揪着父母的心,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在甜甜的儿歌声中,酣然入睡,在无微不至的关怀中茁壮成长,因为我们生病父母不知熬过多少个不眠之夜,父母为我求学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对这种比天高、比地厚的恩情,我们又能体会到多少呢?我们又报答了多少呢?痴情的恋爱、旷课、迟到、这就是我们的报答吗?坐在网吧,想父母头上的那些新添的白发,在你为自己的女友一掷千金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敢想一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想一想日夜加班还面临下岗的父母,在中专里,我也有过这样一段幼稚的、有点傻的日子,那个时候,不是我没有想到这些,而是我不想,只顾着自己的虚荣心而“聪明”的做着一些傻事。

总是以一种自以为很轻松的口吻诉说自己花季时光、一种自以为很浪漫的神态拉着女友的手、以一种自以为很自豪的形态,逃课上网。本以为这是一种很潇洒的生活,其实这是一种幼稚的表现,并且幼稚的可笑,说白了就是傻,并且还在为自己的傻而作秀。而我们的父母呢?则总是以一种表现的很富裕的方式给我们掏钱、并且以一种很幸福的口吻对我们说家里一切都好,吃饭不要节省,身体为重,好好学习。我们不但没有把父母的话放在心上,更没有想到要报答。我们都有为人父母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心里的滋味也就是现在我们父母所承受的。

人非圣贤,熟能无过,无论我们以前做错过什么,只要现在我们给自己静静的一天,想想父母为我们付出的点点滴滴,想想我们明天的责任,拿起那些被我们遗忘的课本,安心的坐在教室里,认真的听完每一节课,让自己的每一天充实、快乐,我想我们父母那种博大的胸怀也一定会容下我们曾经的幼稚而挥霍掉的那些时光。

在此我感谢我的父母,也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刚上大学的表弟给我打电话诉苦,他过生日,请同学吃饭,花了几百元,结果被舅妈数落了一个晚上。同学们过生日有花一千多的。

我没有劝他,跟他说了一件事。

我上大学的第一天,辅导员给我们上了一堂课。他说:“我希望在这堂课上,让大家明白一些东西。现在请同学们算一算,从上学起各位花费了父母多少钱?”

大家非常诧异,拿起笔,算了起来。从上小学到进入大学我大概用了父母四万多元。我父母在农村,一年忙到头,不到四千元的收入,每年还必须风调雨顺,收成不错。况且,我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弟弟。

算完帐,同学们一个个严肃起来,教室里安静极了。辅导员说:“各位同学,面对这样的数字,大家有什么想法就对自己的父母说。我想他们听了一定会很幸福的。”

有的同学给父母写了信,有的没写。像我们寝室的“胖子”,父母是做生意的,属于“有钱”一族,他没有写信,此后,他经常给父母打电话,而且第二个月的生活费就比第一个月少一半,他还准备打零工,减轻父母的负担。

在电话那头,表弟听我说完,一言未发。

后来舅妈对我说:“你弟弟懂事多了,每月给他的生活费都说多了,还知道关心我们。他说你说的一件事让他明白了许多道理,你对他说了什么?”我笑笑,说,“我只是对他说,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

本文由鲍双兴发表在《扬子晚报》


【明报专讯】 ‘从前,我那么辛苦地把他们抚养长大,如今他们却这样对我。’重庆年过八旬的长者何大兴年初四(26日)到小女儿何光智的家却不得其门而入,6名子女亦无一理会,终于在楼梯睡了4天3夜,结果感冒。事件源于6名子女就赡养约定无法达到共识,当地社区已准备材料起诉何伯的子女。

《重庆商报》报道,綦江区84岁长者何大兴有6个子女,2008年按照6人口头协议,每人轮流赡养父亲1个月。农历大年初四,何大兴的儿媳妇封传勇按照之前的约定,把何伯送到他女儿何光智的家门前。不料无人在家,而封也拒绝把老爷再接回家中。就这样,何伯在楼梯睡了4天3夜。

何伯因腿脚不方便,吃喝拉撒都在楼道上,为了让臭味散去,过道上的窗户白天要开一段时间,寒风不时从窗户吹入,冻得何伯瑟瑟发抖。春节期间,重庆气温最低只有5℃。何伯说,他睡在楼梯的几天,另5名子女都未来探过他。

邻居翁女士说,她年初五曾在屋苑内见过何光智的丈夫,劝他去把岳父接走,但他充耳不闻,驾电单车一走了之。社区工作人员只好从他长子家中拿来被铺,送来面包牛奶,邻居也热心给他煮饭送菜。

其余5名子女在接受查询时,有人说老人睡楼梯不关他们的事,有人称正在外地,自己已尽到责任,有人更直接称,到时候法庭上见就是。

社区拟代起诉子女遗弃罪

社区工作人员已经把何大兴的遭遇反映给了文龙街道办事处,由于何伯夜宿楼道3晚已经感冒,经多方协调,前天下午5时,他已被送入附近的医院,社区为此垫付了1000元治疗费用。目前社区工作人员正在整理相关材料,将由社区代为出面,向法院起诉何大兴的6个子女,透过法律手段妥善解决何伯的赡养问题。

重庆锦扬(江北)律师事务所律师潘兴旺称,赡养父母是法律问题也是道德问题。法院可强制其子女履行赡养的义务,若何伯子女仍然拒绝赡养,可能构成遗弃罪,可判5年以下监禁。

新闻来源:明报


【明报专讯】旺角新填地街昨日揭发相依为命老夫妇倒毙家中失救惨案,七旬翁疑早前在家中大厅晕迷倒地,失救毙命,其行动不便老妻亦因为无人照料,疑在寒冷天气下饿死房间床上,至昨晚死者儿子到上址探望,才赫然发现父母倒卧家中,身体腐烂发出恶臭,救护员到场证实两人死去多时。

保安称10日未见外出

大厦唐姓保安透露,患痛风女死者甚少外出,男死者每日外出买餸,但10日前已未见他外出。事件令人关注本港独居长者及‘二老住户’疏忽照顾问题(详见另稿)。

案发后,死者儿子驾驶平治房车到殓房认尸,调查期间披露两老有向社署领取综援金,亦拥有上址单位。有资深社福界人士指出,若死者儿子资产超出限额,亦可以签俗称‘衰仔纸’文件,让在自住物业的长者也可符合申请综援资格。社署发言人证实,死者夫妇有领取该署经济援助。

倒毙家中的76岁覃╳伟,与74岁妻子康桂兰住在新填地街482号嘉富大厦9楼一单位,居于上址近20年,物业由康与儿子于1988年以39万元联名购入;两老46岁的儿子迁出多时,只每月返家一次取回信件,昨晚登门前,曾于1月30日(周二)致电两老,但无人接听。

前晚10时许,覃氏儿子由台湾旅游返港后往上址探望,拍门多时无人应门,心感不妙,两小时后取得钥匙折返,开门后发现父亲倒毙大厅,家中电视及电灯仍开着,但尸体已腐烂流出液体,及后再在睡房床上发现盖着被的母亲尸体,遂通知警方。

妻痛风少露面 夫买菜照顾

警方接报到场后,由救护员确认二人死去多时。由于现场凌乱,警方一度认为案情可疑,交旺角警区重案组接手,并向大厦保安员查问。及后鉴证科在单位发现1982年的旧报纸,相信杂物为夫妇所有,经法医初步检查,尸身没有遇袭痕迹,认为案件无可疑。

调查人员按死者尸身腐烂程度,推断覃伯首先在厅中昏迷失救,及后不良于行的康婆婆则因乏人照料,在寒天下冻死或饿死,但死亡时间及死因有待验尸。尸体清晨由仵工送到殓房,其子与女亲友昨晨认尸时神情哀伤,不发一言登上平治房车离去。

据悉,覃氏夫妇感情要好,两人退休多年,覃伯退休前经营粥店,其妻为侍应,随年纪渐老,患有糖尿病的覃伯出入要以拐杖辅助,至于疑患脑退化症(老人痴呆症)的康婆婆,起居饮食更是全由丈夫照顾。覃伯曾在家跌倒受伤,入住广华医院数天,其间需劳烦大厦保安员买食物送上门予康婆婆。邻居汤先生说,与死者夫妇出入皆会点头打招呼,‘住了这么久,他们去世了也不知道,很可惜’,因此特意准备香烛祭品拜祭。

明报记者黄熙丽林锡礼蔡方山 新闻来源:明报





小结:

看过了别人对父母的赞扬,也看过了一些真实新闻报道,说明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人,对父母的恩情,充满感激;但还有一些人却嫌弃父母亲在年老的时候,给他们带来了许多的麻烦。不晓得你怎么看呢?

今天,如果父母不是顺着我们心意,我们是否会开始嫌弃他们是老古董,食古不化呢?当他们开始唠叨我们的生活起居的时候,我们是否会开始嫌弃他们罗嗦呢?当我们有这样的念头的时候,让我们好好回想在我们年幼的时候,他们是怎样拉拔我们长大成人,乌鸦尚且懂得反哺知恩,羔羊也有跪哺之义,更何况我们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难道会连一只动物都不如吗?

让我们不仅乘着这孝亲节,好好的向我们敬爱的父母表达养育之恩,在未来的日子里,也让他们在每一天都生活在母慈子孝,家庭合乐的情况中。

问题:

你计划在这个月的孝亲节中,怎样向你的父母表达感激之心?

版权所有,青春俱乐部
Copyright © 200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同意请勿任意转载本网站内容。